【人间物语】十块钱

◆胡天曙

打开窗户,微风送来草树香,几缕暖洋洋的阳光爬进室内。三大白锡皮书柜,齐刷刷的书籍,躺在其中。闲日,整理书本,一册薄薄发黄的作业本,映入眼帘。

此作业本,有几十多页,淡青印花的封面,已有些破损,作业本中的字,已模糊不清 ,但那曾经的时光,依然清晰在昨。爱写日记,记录一日酸甜苦辣的事,以为日后回忆的蓝本,以及情感的寄托。

翻看旧时日记本,其中一页泛黄的文字打开记忆的窗口。看着看着,往昔重映,历历在目。一年冬季 ,父亲和二弟从遥远的家乡来学校看望我。放学后,午时,父亲叫我和一个同乡同学到外面吃饭。在熙熙攘攘 ,人来人往的菜市场上,父亲买了一条大带鱼、半斤酸菜和半斤猪肉,到菜市场旁边的小食店里加工。我们围坐在木制小饭桌前,喝着清茶 ,父亲询问我们在校的学习情况。聊着聊着,不久,菜熟,父亲和村人喝了几杯米酒,我们享着平日吃不到的鱼肉,吃得津津有味,再来两小碗米饭,喝酸鱼汤,吃得饱饱的,打了几个饱嗝,感谢父亲上山下田用汗水换的一顿美餐。饭毕,父亲掏出来一张皱巴巴半旧不新的十块钱,说:“孩子,这是阿仁等你的弟妹凑合给你的十块钱 ,要好好学习,为家人争光啊!”说完,父亲拎着刚买的小猪苗,偕同二弟和村人返回归程。

攥着十块钱,我泪湿眼眶,这是弟妹用平时省吃俭用攒来的钱。十块钱,这是弟妹冒着蚊蚋叮肿皮肤在林中挖山巴戟,到深山野岭割红藤,在橡胶林园里捡胶籽,数日而得,换来的钱。此时,我心中想,日后要好好报答弟妹之恩。

一年,三弟病重住院于县城,药费甚贵。一日黄昏,给三弟买好饭菜后,我在医院大院里散步。夜晚,医院里灯火明暗,四周空荡荡的,走着走着,遇见一位陌生人(她说她认识我舅舅。舅舅当时在一处农场区任副场长,她为场部一名职工,与舅舅一家人关系甚好。)递给我一张十块钱。我推辞不要,她说:“这钱不多,你弟生病住院,花费大,或许能给你带来一点点帮助呢。”这十块钱,我拿来当十多天的伙食费。感谢那位素不相识的阿姨。时隔多年,不知道只见一面的阿姨,不知道现在活得怎样啊。

一年夏天,我到外祖母家做客。外祖母之家在林木森森的大山脚下,外祖母见我过来,笑呵呵的,叫家人摘下椰果,用刀砍开椰皮,以勾刀头嗑磕两下,去壳饮水吃肉。饭中,外祖母一边夹菜给我,一边问我,家里的生活怎样啦,妈妈对你好吗?我一一作答,外祖母用那慈爱的眼神看着我。饭后,我在外祖母家玩了一会,看看门前的黑狗汪汪鸣叫,望望山上的白云飘浮。玩够了,回家时,年老的外祖母给我十块钱,说:“阿乖,你现在学校读书,要用钱呢。这钱是我上山割红藤,在山坡上割茅草卖了换来的钱,拿去用吧。”告别外祖母,在乡村小路上,我抚摸这十块钱,似乎还散发着外祖母微暖的体温。这十块钱,藏着一份外祖母的拳拳爱心。

数年后,因工作忙,少有时间去外祖家做客 ,而外祖母给我十块钱之事 ,时时铭记于心 。再过几年,去外祖母家,那是给她送终的日子。目送一行举着白幡的队伍,隐隐走进大山,我回敬她老人家在世时的恩典,那是两行泪水涟涟的哀悼。

十块钱,价值并不高的十块钱,却蕴藏着亲人殷殷的爱意,在那贫困的日子 ,给我的生活带来一缕明丽的曙色,让我感到生命的丰盈和温暖。十块钱,等同千金,如一道亮光,在我人生之路,播撒人间至爱至美暖暖之温情。

编辑:黔江编辑1
    网络新闻部:023-79310379 广告联系:13983562888 技术:023-79310379
    网络新闻部QQ 250602167 点此给我发消息 广告联系QQ:37771497 点此给我发消息 技术QQ:9663649 点此给我发消息
    武陵传媒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邮编:409099 Copyright © 2004-2017 wlds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1002633号-1  《互联网出版物许可证》(证件号:新出网证[渝]字013号) 重庆市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232016003

渝公网安备 50011402500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