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之旅】推进会现场

  阿蓬英子

  今年教师节凌晨,读到一篇纪念老师的文章和一些关于教育的新闻。突然,很想为我的几位中学班主任老师,颁发一枚宇宙级优秀奖章。虽然那只代表我个人,但是一定要趁他们还健在就写点什么,化作一枚“优秀班主任”奖章,挂在他们胸前。

  中国教育《圣经》——《礼记·学记》有言:善歌者使人继其声,善教者使人继其志。作为老师,在三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后,若您的学生仍能记起您曾经的行持和教诲,仍能从中受益并能把这种精神发扬光大,那您一定是优秀老师。至少在那位学生心目中,您是最优秀的,是最耀眼的那颗明星!

  一

  我在酉阳苍岭中学的初中班主任,姓张名讳廷英。大方脸高鼻梁,一头黄色短发,时而直发时而卷曲,一米六几的身材,在女老师中算是比较高大的。三十多年来,她在我心中,就是另一位妈妈的存在。

  彼时,未实行九年制义务教育,小升初亦需考试竞争。能考上区中,在老家曾家寨也能算喜事一件。因为生活费不能及时补给或其他什么原因,有的同学读着读着就不见了,女孩子尤甚。

  初一入学时,正酷暑难耐干旱缺水。一间二十平方左右的砖房里,硬是挨着拐着放下了九张老旧木床,分上下铺,床宽不足一米,规定还得每铺睡两人,只能相互抱着侧身睡觉。与我们寝室一破两开隔断的一间小屋子,是学校的试卷油印室加一单身老师寝室。半夜里,常能听到老师们手工油印试卷资料的声音。

  班主任张老师一家四口,住在我们寝室出门的左边,大约十来米远的一间半房子里。刚开学时,她常来我们寝室。听说大家被臭虫叮咬,她安慰我们说,臭虫不咬熟人,你们住久了,它就不来咬了。这话还真管用。后来每个学期,学校都组织学生把被子搬到操场,工人师傅背着喷雾器,每个寝室挨个喷洒农药。这才彻底解决了臭虫问题。

  班上一位男生,本来入学时成绩优秀。大约是初二时,成绩下滑至平平,好像是在寝室抽烟,还是犯了什么校规,学校决定让他退学。张老师非常痛心,极力想挽回局面却无果。她后来在班上说,她找这位男生谈心后,他在临离校时决定去学校新修的洗澡房,彻底痛快地洗一次澡。他在给张老师的离别信中写道,他不仅要洗除身上的污垢,还要洗除内心的污浊,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张老师用一节晚自习课,专门谈这位同学,告诫我们要好好学习,遵规守矩。

  当时我就想,若没有张老师的谈心,他的未来会怎样?他该对学校对老师抱有多大的怨恨呀!他回到家里,又该如何面对父母的责骂和邻居的流语蜚语呀?

  此后,在我的印象中,班上再也没有人离队辍学。

  一九九零年左右,台湾电影《妈妈再爱我一次》在大陆刮起一阵旋风。我们班同学观看后,无不泪流满面或放声大哭。一付姓男生哭得最伤心,回教室后还趴在桌子上抽泣不止,引来同学们疑惑。张老师含泪说,付同学就是妈妈去世得早,我们有父母的同学,一定要好好珍惜!班上一刘姓同学,生病住院。我们一起去医院看望,表达师生同学之间的关心。后来,他休学降级去了别的班级,考上高中大学,去外地教书。每逢回老家,他也一定要抽时间去看望张老师,表达感恩之情。

  从小到大,我几乎每年至少生一次漆疮。是隔几十米远看一眼漆树或从漆树下走过,都会被感染过敏的那种。每次即使涂药打针,也要十来天才见好。

  一次周末,我去大姨妈家途中必经一排漆树,回校后不出所料,周一满脸肿胀,痒痛不已。张老师的先生袁科先老师,见状实在不忍。去菜地里找来韭菜,叮嘱我每天中午晚上下课后就去他家厨房。他把韭菜在煮饭后的柴火石上烤软,搓溶后给我一点一点地擦拭。如此可以暂时止痒,身上却有一股韭菜味,实在是难闻。这自然会遭到同学的嫌弃,闹矛盾时还会被起外号羞辱。

  第二个周末,学校组织学生到苍坝沟支农,为烟农家里搓稻草圈。出发前,张老师当众宣布:某某同学,她生病了,这次支农劳动就不去了,她在学校内劳动。她脸上肿起那个样子,你们也不爱看噻!初听此话,是嫌弃我,实则是当众表达对我的关心,同时也消除同学们对我的嫉妒。此后,再也没有人敢耻笑我长漆疮了。全校同学出门前,张老师也真给我安排了劳动课——在家洗一大木盆大头菜,并剥皮后晾晒好。漆疮化脓,更是难受。细心的袁老师,又找来药丸,研末后帮我用棉签调好,涂到流脓处止痒收疤。

  得知张老师一家待我如此,父母特别感激,周末回家时,专门让我带些火葱大蒜等农家菜来表示感谢。母亲借给我送生活费之机,又特别到张老师家登门致谢,才知道袁老师竟然是她的小学老师。

  张老师对我最大的影响,是初三上学期时一个晚上的谈心。那次周末回家取生活费,周日没能按时赶到学校上晚自习。趁晚自习课后,去她家解释一下。她就留下我,停下手中的活儿,与我摆起了龙门阵:讲她的人生经历,鼓励我好好学习,叮嘱我千万不要被世俗风气影响,姑娘家千万不要早早地嫁人。

  她是龙潭中学高66级学生,所谓老三届,未毕业就停课闹革命,被放回老家务农,称为土知青,外地下放的学生叫洋知青。多数同学,在务农中就结婚生子了。她却在劳动中苦闷地等待改变命运的机会。听到可以通过招生考试复课上学的消息后,她独自一人背着她母亲为她做的一背篓包谷粑,就徒步一天翻山过盖到钟多镇参考去了。

  她就这样成功考上复课闹革命,1971年6月,得到机会到我老家庙溪教书。1984年,她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妈。趁着全面恢复高考的难得机会,她参加成人高考,去涪陵教院读了两年汉语言文学专业。这才算勉强圆了她的大学梦。1986年,教院毕业后就被调到苍岭中学来教书了。

  她这种顽强拼搏、不向命运低头的精神,极大地鼓励了我。对比她上学时的条件,我突然感觉自己十分地幸运和幸福。对父母排除万难辛苦供我上学,满是感激之心。食堂里简单的一饭一汤,我都能吃出满心欢喜来。

  大学毕业工作后,我也不时到张老师家拜访或电话联系汇报情况。生完大娃满月后,回老家休产假,途经县城去看望她们一家,张老师一定要给我儿子封个红包。十几年后,听说我生了二娃,她还委托走亲访友的儿媳妇,专门联系我亲自送上祝福红包!

  有了微信后,她会时常给我留言或在朋友圈点赞鼓励我。经济稍微宽裕后,我也想送个微信红包以表祝福和感恩。她却次次不收,还专门给我留言说,心意她领了,红包就留着给小宝宝买新衣服!

  她的这份恒久的关爱,一直鞭策着我鼓励着我,随缘行善,见弱即帮。尤其是在报社还没有形成助学品牌之前,有缘来到我身边的贫困学生,哪怕是为他们煮碗面条,或炒盘腊肉,或是帮忙写篇求助文章……我都尽力而为。他们电话或见面感激我时,我都在内心里说,那是张老师教我的,功劳全都是她的!

  二

  在酉阳二中读高中时,我先后遇到两位男班主任和一位女班主任。

  入学当天,班主任冉俊奎老师,穿一件黑色条纹短袖衬衣,戴一副眼镜,笑容满面,斯文地说话,周到地接待,为我们登记发书。

  高一上期一个周末,冉老师组织全班同学,约上英语老师,大家互帮互助,一车带一人,骑着自行车去龙潭水库秋游。我不会骑车,他就用自行车带着我,一路聊天甚是欢喜。来回五十几公里,他给我们拍了许多照片:公路边,峡谷旁,瀑布下,水库坝上,休息亭子里,大小合影或单照,或分享零食的场景,他都照相记录。回来后,他还按照片上的人数洗出来,把这些彩色照片分发给我们。

  三十年后,班级同学电子相册里,全是我们的青春靓影,却没有他的半点影像记录。因为他永远在镜头之外,为我们拍照留影。

  教英语的冯佺光老师,一米八左右,爱穿花色格子衬衣,戴一副茶色大框眼镜。接任班主任后,他常到班上声情并茂地朗诵英文诗歌,讲美国诗人爱·伦坡的诗歌和爱情故事。他说,真正的爱情是神圣的,是需要用一生来守护的。

  有天晚自习,冯老师突然满嘴牢骚:你们一个个的,不专心、不上劲、不听话……如果我明年再考不上研究生,我哪怕是去卖猪儿,也不会再教你们了!

  至此,我们才知道,这位爱讲故事的英语老师,在下决心考研究生。第二年,他果然考上了研究生,后来考取博士,去官场绕了一圈,又回到大学教书去了。他偶尔来我所在的城市讲课,约几个同学聚会,我们常把他那段牢骚话,拿出来说事取乐。他便懊恼地说,你们是我教的最后一届高中生,心思都用在自己复习考试上,没有好好教你们,真是对不起哈!其实,老师您不用说对不起,你不屈不挠复习考研的样子,就是对我们最好的榜样示范!

  三

  高二下学期分科,我去了文科班。班主任田德仙老师,教政治课善长做思想工作,是典型的政治课大妈,又是我初中班主任张老师的高中同学加闺蜜。去她负责的班,那自然是熟悉加亲热。

  高中生早恋,如离离原上草,不管父母老师如何苦口婆心,仍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有次课堂上,田老师严厉地说,同学们,现在是读书学习时间,专心学习、奋斗前程最重要。若拿着父母的血汗钱,来学校不认真学习,去闲逛谈恋爱,你们于心何忍?良心何在?若出社会了,该谈婚论嫁时,你一手牵一个,找一个班一个加强排,都没有人会管你!说到生气时,感觉她全身都在发抖,像极了一位恨铁不成钢的妈妈!

  背后,我们就称她为田老妈,班上一位颇有女生缘的男生,就被我们称作排长。排长曾因情感纠纷,心生辍学念头。田老妈硬是天天找他谈心,一周后又满血复活地回到了班集体。如今,排长在重庆警界仍然是帅哥一匹,对田老妈无限感激!

  高三上学期有一段时间,我的复习书或作业本一天少一本。正纳闷生气得没辙,有天早上在夹着复习试卷的文件夹里,收到一张用红色墨水写满同一句话的纸。看到红色的字迹,联想起丢书事件,没有女生收到情书的欣喜和羞涩,而是愤怒到直想揙人。

  还是田老妈高明,她让我不要被这些事情困惑,专心学习即可。晚上读报课时间,让我上讲台公开表达自己的想法:同学们,还有半年就要高考了,我们要集中精力复习考试。而不是像有的同学,还在做一些无聊的事情。最近我的书本,莫名其妙地一天不见一本。我不知道是哪里对不起这位同学,请你当面说出来,我向你道歉。你若良心未泯,请把我的书本还回来!至此,班上再也没有听说丢过书本。田老妈好像也再没有为早恋之事生过气。

  有年路过重庆,与张老师一起去拜访田老师。谈到高中时的往事,她说,那时候当老师硬是像当妈妈一样话多唠叨,你们都不爱听哈!

  其实,我想所谓爱生如子,大约就是田老师和我中学班主任老师们的模样:他们认真教书育人,从来没有想过要另外去做个什么来赚钱;他们时刻想的就是班上的那几十个孩子,学习状态怎么样,手里有没有足够的饭钱,哪个思想上有什么纠结,要不要喊到家里来吃碗面条、炒饭,再好好交谈交谈……


  值此教师节,不嫌琐碎地记述这些往事,愿我生命中遇到的每一位老师,都幸福安康,福寿绵长;愿天下师者,节日快乐,天天开心!因为您每天都在用自己的生命,照亮一个一个鲜活的生命,唤醒一个一个尊贵的灵魂!


编辑:黔江编辑1
    网络新闻部:023-79310379 广告联系:13983562888 技术:023-79310379
    网络新闻部QQ 250602167 点此给我发消息 广告联系QQ:37771497 点此给我发消息 技术QQ:9663649 点此给我发消息
    武陵传媒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邮编:409099 Copyright © 2004-2017 wlds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1002633号-1  《互联网出版物许可证》(证件号:新出网证[渝]字013号) 重庆市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232016003

渝公网安备 50011402500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