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国内

四川海螺沟冰川消融加剧 未来是否会消失?

2017年06月07日 16:17 来源:纳兰小鱼   有人参与评论

  海螺沟景区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东南部,沪定县磨西镇境内,距省会成都296公里,距泸定县城50公里。

  

 

    海螺沟处于“蜀山之王”贡嘎雪峰脚下,以低海拔现代冰川著称于世。

    贡嘎山最高海拔7556米。然而,贡嘎山东侧毗邻的的大渡河海拨仅1300米,在水平距离29公里内相对高度达到了6200米以上,是世界上短距离落差最大的地区,极为罕见。

  

 

    海螺沟冰川大瀑布又称一号冰川,全长14.7公里,是贡嘎山71条冰川中最长的一条,面积16平方公里,最高海拔6750米,最低海拔仅2850米,是亚洲最低海拔的冰川,也是离城市最近的一条现代冰川。

  

 

    海螺沟冰川沿纵向呈三级台阶:粒雪盆,冰川的孕育地;大冰瀑布,宽500—1100米,高1080米,是中国迄今发现的最高大、最壮观的冰川瀑布,比著名的黄果树瀑布大出十余倍,瑰丽非凡;冰川舌,伸入原始森林达6公里,形成冰川与森林共存的奇绝景观。

  

 

    海螺沟索道3263米的长度、518米的高差,令人惊叹。

  

 

    在索道上可以一览无遗地欣赏那巨大的冰瀑布,这道宽达1100米,落差达1080米的冰瀑布势如从蓝天直泻而下的一道银河,飞流直下。

  

 

    还可以看到沟底铺陈了大大小小的红色石头。这可不是普通的红色石头哟!

  

 

    红石是大自然赠送给贡嘎山地区最珍稀的物种之一,在全世界也是独一无二的奇观。

    在贡嘎山地区的海螺沟、燕子沟、南门关沟、雅家埂等景区里分布着大面积的红石滩,每一块石头都被红色苔藓披上了一件美丽的红色外衣,红石在河流两旁堆积,成群的红石变成一种流动的红色,与清冽的流水相伴顺流而下,让人感叹大自然的神奇造化。

  

 

    红石在不同的季节,甚至不同的天气下都会呈现出不同的颜色,有时火红一片,有时略显暗淡。红石是一种生命,它的生存环境极为苛刻,贡嘎山低碳富氧的空气、冰山融雪的溪流、原始森林的植被,为红石的生长提供了最理想的生息之地。

  

 

    曾经有研究院的科学家为将这种石头带出去研究,结果刚下飞机,发现石头上的红色褪了,因为空气质量不好,导致石头上的苔藓无法生存。

  

 

    我们还可以漫游于厚达40-150米的冰面上,欣赏造型奇特的冰川景观:冰面湖、冰塔林、冰蘑菇、冰裂缝、冰洞、冰桥、冰面河等等,简直就是一座现代冰川奇观的博物馆。

    可是,为啥我眼前的海螺沟冰川却是黑色的,好似被污染了一样。难道海螺沟冰川真被污染了吗?

  

 

    朋友告诉我:在冬季雪量较大的季节,冰川被皑皑白雪覆盖,走近了看冰川,我们会发现冰川还带着美丽的冰蓝色。

    而到了夏季,表层的冰雪融化,冰川在往下移动的过程中对地面及侧面山地产生侵蚀,因此携带来大量的泥石,当上面的冰雪消融后就剩下这些石头覆盖在冰川上面,于是想象中应该是洁白的冰川变成了黑乎乎的黑冰川了。黑色的冰川是大自然留下的痕迹,并不是被污染哟!

  

 

    据说,在冰川活动剧烈的春夏季,海螺沟一天可发生几百次冰崩,最多时一次可垮塌上百万立方米的冰体。冰崩发生时,山谷中蓝光闪烁、大地震颤,响声如雷,气势磅礴壮观。千千万万的冰块滑落着、飞溅着,在山谷中扬起白茫茫的漫天雪雾。

  

 

    海螺沟是我国8500个季风冰川之一,是贡嘎山东坡71处冰川中最长的部分。贡嘎山对长江上游乃至整个青藏高原东缘都具有非常重要的生态屏障功能。

    季风冰川海拔较低,更易受到全球变暖和气候变化的影响。

    国内负责研究气候变化对青藏高原影响的科学家表示,季风冰川的消融速度非常快。

    数据显示,海螺沟冰川自20世纪60年代至今,已经消融了近3公里,并且消融速度在不断加快。

  

 

    人为因素的干扰,也加速着冰川的消融。冰川的消融,将对这里的生物多样性带来严重的影响。如果未来气温再升高2℃~3℃,海螺沟冰川会不会再度退缩甚至完全消失?贡嘎山、海螺沟生态系统将如何变化?是升级保护还是赶紧去看?

  

 

  文/图 纳兰小鱼

【责任编辑:陈庆】
 

渝公网安备 50011402500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