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3月30日 星期四
境外

克拉科夫,被遗忘的中世纪时光

2017年02月23日 21:46 来源:搜狐旅游   有0人参与评论

  

    黄昏的瓦维尔城堡,被阳光刷成金黄,三三两两的游人,懒懒地享受着落日余辉的温暖。维斯瓦河如玉带一般,绕过城堡山,穿过城市,蜿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几只白天鹅和不知名的水鸟在维斯瓦河上自由地游弋。

  

    站在瓦维尔城堡上,迎着夕阳喝完一杯咖啡,再沿着迷人的维斯瓦河堤蜿蜒骑行——克拉科夫的居民没有不为维斯瓦河自豪的。这条波兰最长的河流,从西里西亚的贝兹基德山脉出发,穿过北欧平原,流经克拉科夫、华沙、托伦,最后在格但斯克汇入波罗的海。

  

    矗立在维斯瓦河畔高地上的瓦维尔城堡,是波兰最古老的宫殿之一。自1038年起,波兰王室在这座雅盖隆王朝留下来的王宫里,延续居住超过五个世纪。即便齐格蒙特三世在1596年将波兰首都从克拉科夫迁到了华沙,瓦维尔城堡依然维持着象征着国都皇城的荣耀。

  

    这里的皇家大教堂是波兰历代国王加冕以及逝后的安葬之地,波兰许多著名历史人物的灵柩也安放于此,其中包括世界闻名的波兰诗人密茨凯维奇,名声显赫的波兰籍教皇约翰.保罗二世,还有在2010年4月10日坠机事件中罹难的波兰前总统卡钦斯基。

  

    波兰太沉重,鲜血和杀戮浸透了它的近现代史。克拉科夫也有它的悲剧。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克拉科夫是欧洲最重要的犹太人聚居地。公元十一世纪,第一批犹太人从布拉格和德国来到波兰;三百年后,波兰国王卡西米尔大帝卡齐米日三世颁布诏谕,准许欧洲各地的犹太人到克拉科夫定居,这座城市因犹太人的才智而迅速崛起。

  

    在以克拉科夫为背景拍摄的电影《辛德勒的名单》(Schindler’sList)中,纳粹党卫军军官阿蒙·高斯说过这样一段话:“今天就是历史。今天将会被永远记住。很多年以后年轻人将会对今天充满好奇。今天就是历史并且你们就是其中的一部分。六百年前,当他们到处散播对黑死亡的谴责,所谓的大卡西米(Casimir the Great),告诉犹太人他们应该到克拉科夫去。他们来了。他们带着财产来到这座城市。他们定居下来。他们掌握权利。他们在商业、科学、教育和艺术上兴盛起来。没有他们带来的东西就没有他们的繁荣。六个世纪以来,这儿是犹太人的克拉科夫。到今晚为止,这六百年将会是谣言。他们从来没有发生过。”

  

    德国攻入克拉科夫后,波兰最古老的大学雅盖隆大学(建立于1363年)全体教师被杀,5.5万犹太人被遣送到了距离克拉科夫几十公里外的奥斯维辛集中营。同时将波兰总督府设在了克拉科夫,而曾经的皇家城堡则被总督汉斯·弗兰克当成了临时政府。 由于德军在撤退没有对城市进行破坏,而盟军也没有对其实施轰炸,老城竟然在战争中奇迹般地被完整的保留了下来。

  

    按照导游毕达的说法,自从波兰王朝将首都迁往华沙之后,“人们就好像遗忘了克拉科夫一样”,这反而成就了克拉科夫纯粹的城市风貌。直到1978年,当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将克拉科夫老城列为世界文化遗产时,大家才突然发现她的精致与美好。在波兰的世界文化遗产中,克拉科夫占了半数以上,有55处建筑和纪念碑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是名副其实的欧洲文化之都。

  

    “哪有比克拉科夫更美的地方啊?!”

    在另一部同样经典的电影《盗走达·芬奇》中,“大盗舒玛”在阳台上俯瞰克拉科夫时,禁不住如此感叹道。

  

    电影中的“主角”——达·芬奇的 名作《抱貂的女子》(Lady with an Ermin)如今就珍藏在克拉科夫 的札托里斯基博物馆(Czartoryski Museum)内。这是达·芬奇仅有的四幅女性肖像画之一,从艺术价值和知名程度来说,在它之上的仅有《蒙娜丽莎》。

    巴黎卢浮宫的《蒙娜丽莎》面前人声鼎沸,三米开外便有护栏。但在这里,每次允许进入的游客不超过二十人。

  

    奔流不息的维斯瓦河穿城而过,在河的北岸,是保存完好的老城。城里的房屋大都不高,教堂尖塔掩映下的哥特式、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被夕阳拉成了斑驳的光影。偶然抬头,才发现天边已经挂上了一轮新月。

  

    克拉科夫是一个不大的城市,完全可以采取步行方式随意行走。如果走累了,可以找家咖啡馆坐坐,也可以跳上电车歇一会儿。从任何一条街道都可以走到中世纪欧洲最大的市集广场(Main Market Square)。

  

    市集广场是克拉科夫老城的中心,也是每一位没有去过克拉科夫的人心向往的地方,其建造年代可以追溯到1257年。在这个方圆四万平方米的广场附近,分布着不同时期不同风格的历史地标建筑。

  

    建筑就是凝固的历史,它们承载着历史的变迁。公元十世纪末克拉科夫并入波兰国家版图之前,维斯瓦公爵已在此建都。据史料记载,其建城史至少在公元七世纪以前。自1038年起,在长达六百年的时间里,克拉科夫都是波兰王朝的首都,曾经与布拉格和维也纳鼎足而立,这些历史都详细地保留在了今天的克拉科夫老城。

  

    广场上,一位装扮成中世纪欧洲武士的男子,手持一把长刀“掳”了一位美女,男伴上前营救时,反被武士拿刀架住了脖子,看得围观的人群哄堂大笑。

  

    广场的中央竖着亚当·密茨凯维奇(Adam Mickiewicz)的雕像。在波兰的很多地方都能看到亚当·密茨凯维奇的雕像,他是波兰十九世纪最伟大的诗人,被波兰人民尊为民族英雄。

  

    在亚当·密茨凯维奇雕像的正前方是圣玛丽亚教堂(St.Mary Church)。这座高耸如云的双塔教堂是波兰最有名的哥特式建筑。教堂始建于1355年,两座高低不同的钟楼,高的一座达81米,低的一座69米,塔尖上镶嵌着金色的王冠,在夕阳映照之下,散发出一种迷人的色彩。

  

    教堂有两个入口,正门是做祷告的信徒走的,游客则由侧门进入。购票的地方就在入口处,门票不贵,每张7兹罗提。如果要携带相机进去拍照,需要另付费,每台相机收费5兹罗提。购票的时候会给一份中英文的教堂介绍,内容非常详尽,细致到每一个雕塑的名字都有标注。

  

    教堂内部装饰华丽,陈列着许多珍贵的艺术品,其中最为著名的是正面总祭坛上的雕刻。

  

    这幅橙木彩绘群雕是德国十六世纪雕刻大师施托斯(Veit Stoss)用12年时间完成的,人物神态各异,雕法精细灵动,其艺术价值远远超过巴黎圣母院。

  

    从教堂里参观完出来,恰好遇上了整点时分的小号声,广场上的人们都停下了脚步。循着声音往教堂的钟楼顶端望去,只见一位号手正站在小窗户前吹着小号。正听得入神,号声戛然而止。问导游,说是因为1241年蒙古大军攻入克拉科夫时,被钟楼上的一位号手发现,便吹号向全城示警,不幸吹到一半就被蒙古人一箭射中而死。后来,人们为了纪念这位忠于职守的号手,这个传统就被流传了下来。

  

    座落在亚当·密茨凯维奇雕像身后的纺织会馆,是曾经享誉欧洲的贸易中心。这座文艺复兴样式建筑,也是克拉科夫最著名的地标性建筑之一。在十五世纪波兰全盛时期,来自东方的丝绸和香料源源不断地运到克拉科夫,进入欧洲皇室、贵族与富商大贾;克拉科夫的纺织品、铅和维利奇卡盐矿出产的盐又被送往世界各地。

  

    时至今日,这里依然如同几百年前一样人头攒动,热闹非凡。来自波罗的海的琥珀、东欧的皮草,是这里最有特色的商品。

  

    在纺织会馆的右侧是建于十三世纪末的克拉科夫老市政厅钟楼(Wieza Ratuszowa),这也是老市政厅唯一保留下来的部分。1320年,弗拉迪斯拉夫统一波兰后,对克拉科夫进行了规模宏大的建设。整个城市规划以市集广场为中心展开,无数街道从这里延伸开去,四周环绕着教堂、修道院、钟楼和方塔,一直伸展到瓦维尔城堡山脚下。

  

    克拉科夫的居民信奉天主教,城市里大大小小的教堂无数,拐个弯,转个角就是一个教堂。比如市政厅钟楼正对面有一座叫圣沃伊切赫(St. Wojciech)的教堂,绿色大圆顶,建筑规模也不大,毫不起眼,却是一座从十一世纪建成之后便完整保存下来的罗马式建筑。

  

    在圣玛丽亚教堂的后面还有一座圣巴尔巴里教堂(Kosciot Sw.Barbary),教堂内的陈设装潢也很精致。

  

    正在拍摄圣巴尔巴里教堂时,一辆马车从我身边经过。我跟着哒哒的马蹄声,七弯八拐走进圣玛丽亚教堂后面的一条街道里。远远地就看到一座罗曼式建筑矗立在街道的尽头。歪打误撞,让我遇见了这座据称是克拉科夫现存的最古老的建筑——安德肋教堂(Kościół św. Andrzeja w Krakowie)。

  

    安德肋教堂兴建于1079—1098年,在教堂外墙的立柱上有十二门徒雕塑,圆形的巴洛克式塔顶上又加有八角式塔楼。这也是一座在整个欧洲都非常罕见的堡垒式教堂——教堂在建造时,将立面大部分的底部设计成了防御窗,也因此在1241年蒙古大军入侵克拉科夫时,成了唯一一座抵御住蒙古人进攻的教堂。

  

    从市集广场上的圣玛丽亚教堂往北走,顺着克拉科夫最热闹的Florianska街,就可来到建于十三世纪的圣佛洛瑞安城门。

  

    中世纪的克拉科夫周围环绕着3公里长的壕沟和城墙,有四十六座塔楼,七个城门,前后耗费了两个世纪的时间。如今,为了防御入侵而建的城墙在19世纪已被破坏掉,唯有城墙的北门—圣弗洛瑞安门(Floryan Gate)尚在。

  

    圣佛洛瑞安城门被认为是进出克拉科夫老城的主要通道,也是克拉科夫老城的标志性建筑之一,在城门南面装饰有克拉科夫的守护神圣·弗洛瑞安的浮雕。这座哥特式塔楼高33.5米,是克拉科夫在1241年遭到蒙古人攻击之后建立的防御系统的一部分,通过一座桥与护城河对面的圆形瓮城巴尔巴坎(Barbakan)相连。

  

    作为守卫旧城的前哨防御系统的一部分,这种圆形的瓮城曾经在欧洲遍地开花,不过现在已经很难再找到第二个。

  

    数百年来,这个古老的都城好象还停留在中世纪的时光里,人们依然过着当年奥匈帝国的波西米亚式生活方式。黄昏时分,庄严的教堂钟鼓齐鸣,浓郁的中世纪风情让人觉得仿佛穿越时光隧道,到了一个古老而神秘的城市。

    TIPS:

    交通

  

    飞机

    中国国际航空有北京直飞华沙航班,每周三班,单程约9小时。出关后直接转乘波兰国内航班,一小时即到克拉科夫BaliceAirport。

  

    火车

    欧洲有发达的铁路交通,大部分欧洲城市的火车站基本上都在市中心,且所有的主要机场都有包括火车在内的多种公共交通工具连接。如果把华沙作为波兰乃至欧洲旅行的中转站,搭乘火车绝对是很好的交通方式。

    克拉科夫距离首都华沙只有200多公里。从华沙到克拉科夫,乘坐火车只需要两个小时多一点就到了。克拉科夫火车站(KrakowGlowny)位于市中心公车站DworzecPKS对面。从克拉科夫火车站出站,穿过马路,就是克拉科夫老城。克拉科夫火车站是波兰的第三大铁路枢纽城市,有到其他城市或邻国如德国、荷兰阿姆斯特丹、匈牙利布达佩斯等远程列车。

  

    需要注意的是:欧洲的火车站跟中国的完全不一样!如果你用在中国乘火车的习惯在欧洲乘火车,一定是手忙脚乱,说不定车已经开走了,你还没找到站台。

  

    欧洲的火车站没有安检,自由出入,站台是开放式的,也不用检票,提前10分钟到达站台,然后直接上车就是——这看起来非常方便,关键是你要如何找到自己所要乘坐的车次停靠的站台在哪里。站台上的火车太多了,而且同一站台所停的那列火车不是开往一个方向的,每节车厢分别开往不同的地方。比如我从华沙去捷克布拉格,列车同时挂的就有去往奥地利维也纳、匈牙利布达佩斯的车厢。

  

    所以,你必须先找到站台数字,然后再看是站台的哪一段,最后再在车厢门处的显示屏中对照你所要坐的车次是否相符就ok了。

  

    除了电子显示屏幕,在候车大厅和站台上一般都会有如上图中所示的黄色的时刻表,上面有标明车次时刻及站台。在欧洲,每列火车的发车时间及站台通常都是常年固定不变的。上车后,列车员会到座位上来检票盖章。熟悉了这些程序之后确实非常便捷。实在不行,问一下站台上的工作人员,他们一般都会很热情的告诉你的。

  

    我的本次欧洲之行,交通方面使用了Eurail欧铁通票的全境通票。凭此通票,可在有效期内无限次随意搭乘欧洲境内所有地区的列车,无须指定车次和座位,这对于行程宽松尤其是自由行的旅行者来说,特别的适用。

    需要注意的是,所有夜行列车均需要提前预订座位。如果不订座而搭乘必须订座的车次,一旦被列车员查票时查到,则有可能面临高昂的罚款而得不偿失。推荐使用Eurail欧铁通票的官方APP:Rail Planner,如上图,可查询列车时刻表和换乘信息,搜索结果中会显示是否需要订座,当然查询前也可以设置为只显示无须订座的列车,简单又好用。

    如果需要搭乘必须订座的车次,只要在列车出发前到达任何一个火车站的售票中心,出示Eurail Pass并向工作人员讲明需要订坐的车次和车站,即可付费订座。订座成功后会给到另一张显示具体车次、车厢及座位信息的车票,连同Eurail Pass一起乘车即可。

    此外,欧洲火车到站后是没有列车员来开车门的,而且不是所有的列车都是自动开门,有的列车是要乘客自己动手按下开门按钮才会开门,这一点在换乘时尤其要注意。我第一次换乘时,不了解这个,以为有列车员开车门,就错过了下车。好在是自由行,使用Eurail欧铁通票可以任意乘车,索性翻出列车时刻表,找了一个感兴趣的地方下车游玩了一天。

    货币

    波兰是欧盟国,但未加入欧元区。货币名为兹罗提,1兹罗提约合1.7 元人民币。VISA信用卡普遍接受。

    购物

    除了琥珀之外,波兰的“生命之水”伏特加是当地特产,维利奇卡古盐矿的浴盐等都是不错的选择。

    语言

    波兰语

    时差

    比北京时差晚7小时。

【责任编辑:陈庆】
 
武陵图片

渝公网安备 50011402500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