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17日 星期五
社会

【诗路黔江】渔歌晓破人行早 日落弦鸣醉月悠

2018年08月09日 09:45 来源:武陵都市报   

  《鹧鸪天·濯水古镇》

  典雅牌坊气势浑,

  清江水韵画眉春。

  铺街石板风擦亮,

  入巷檀门雨洗痕。

  言貌古,道容新,

  耸天楼宇挽星云。

  佳肴馥郁飘天下,

  迓客芝兰土著人。

  鳞瓦飞檐吊脚楼,

  芸窗雕饰久风流。

  鎏金牌匾铭前事,

  耀紫椽梁拄永秋。

  方院亮,曲廊幽,

  勿劳出户上兰舟。

  渔歌晓破人行早,

  日落弦鸣醉月悠。

  ——当代·王敬辉

    这是一首描写濯水古镇的词,词中对濯水古镇作了韵味十足的描绘。近日,诗路黔江采访组以诗为线,带你探寻诗人笔下“典雅”的濯水。

    那么王敬辉是何人?据相关资料记载:王敬辉: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散文诗学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诗词学会会员,沧州市诗词楹联学会副会长。作品散见于国内外报刊书籍及网络。同时兼有自由诗和散文诗创作。有作品获奖或被中国当代文学馆收藏。

麻辣鲜香的绿豆粉

    典雅牌坊气势浑

    位于黔江区阿蓬江畔的濯水古镇起于唐,兴于宋,曾是武陵山区和渝东南地区最富盛名的古镇之一。作为川渝地区旧城老街的典型,濯水古镇街巷格局保留较为完整,具有浓郁的渝东南古镇格局。古镇四面环山,是武陵山区少有的土家水乡,是一个集土家吊脚楼群落、水运码头、商贸集镇于一体的千年古镇。

    清澈见底的阿蓬江穿镇而过,古镇的吊脚楼大多挨着河边依山而建,近百户吊脚楼随着地形起伏变化,层峦叠嶂,鳞次栉比,蔚为壮观。夜晚从木制吊脚楼的窗子往外望去,一幢幢的吊脚楼楼顶,被一盏盏大红色的灯笼勾勒了出来。黑夜里隐隐约约只能看见轮廓的房顶,远远近近,连成一片,像一颗颗星星洒落人间,这次第,怎一句“典雅牌坊气势浑”了得!

    独特的土家吊脚楼加上远处那雄踞于阿蓬江上的风雨廊桥,其土家风格、唐式建筑、明清风范的组合,活似一座廊桥博物馆,加上唐音、巴风、楚雨的文化点缀,为古镇平添了诸多意味。

吊脚楼

    佳肴馥郁飘天下

    很多时候,对于一个爱好旅行的人来说,大抵风景与美食便是呼唤我们行走的理由,而濯水恰如其当的让美食与风景在这里邂逅了。我想正是因为尝过了濯水的美食,诗人才发出了“佳肴馥郁飘天下”的感慨吧。

    濯水的美食,至今保留着太多原始的粗糙感,无论是刀工、装盘、还是味道。取名也土,“五腰台”、“三腰台”、“九盘十大碗”、“五品四衬”,全是口水话。而“吃刨汤”的说法,更是土家人杀年猪时对于热闹场景的直接描述,来源于生活,大俗大雅、幽默直接。然而对于刨汤之类的土家美食一般都要临近年节才有得吃。平常你若到濯水,必定不难错过濯水的绿豆粉、油粑粑、糯米洋芋饭等土家族特有的美食。

    当你穿行于古老的青石板老街,欣赏完古色古香的两阁三宫后,不妨来上一碗麻辣鲜香的绿豆粉。也可以炒上两个小菜,配上当地特有的泉孔酒。这土家“包谷烧”的味道,像当地人人的个性一样热烈,一碗下肚,便有些飘飘欲醉了。

古镇一角

    诗人用一句“佳肴馥郁飘天下”来形容濯水美食的与众不同,那么濯水还有哪些为人们所称道的美食呢?采访组一路走过老街,油鼓、酸鱼、茴香炸货、香草芭、马打滚、绿豆粉这些小吃引诱着你的嗅觉,让人忍不住想要尝一口,摆摊的阿婆脸上挂着慈祥的笑容,那笑容里有着对平淡生活的满足,也有着经历风雨之后的淡然。古镇便这样一路从风雨里走来,当风景与美食相逢,便在这里生根、发芽、沉淀积累,吸引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们停下匆忙的脚步。

    渔歌晓破人行早

    当晚夜宿濯水,酣睡一宿,当朝霞渐渐撒满大地,濯水古镇便在绚丽多彩的霞光里醒来了。 远远望去,风雨廊桥犹如一条横跨在阿蓬江上的玉带,早起的渔人摇着小船正准备出去撒网,身后跟着自己的小孩,一路欢笑声撒满江面。

濯水印象

    我迫不及待的推开吊脚楼的木门,伴随着木门“吱呀”一声合上,便跑上了大街,穿过幽静的小巷,捡一条晨曦中的路口,临街的转角,小吃街开始在炊烟中热闹起来。早起的阿婆正在忙着准备今天的小吃,端上一碗热气腾腾的“马打滚”。走进有着无数故事的汪家大院,聆听着汪本正老人讲诉濯水曾经的过往,鼻尖仿佛淡淡流转着历史文化的浅浅墨香。这深深大院,曾锁住了多少光阴缔造的传奇故事?

    “山沟里的月亮照过来,阿妹要下小南海,海边有个小阿哥哥……”小巷深处飘出土家族特有的情歌,歌声清丽婉转,缱绻悱恻,仿佛是特别为濯水的宁静、柔美而演绎出的曲调。音符调动着濯水古镇上每一个角落人们的心,许多人跟着节拍轻轻和起来,那一份清晨的心动,就这样深深的陷在了濯水。

撒网(资料图片)

    我们不知道诗人曾经路过濯水时,是否也曾在一个明媚的清晨,悄然邂逅了这样宁静的濯水,但我想他也曾被这样的濯水感染过,才有了这句“渔歌晓破人行早,日落弦鸣醉月悠”。

  (记者 田丹 谭鹏 文/图 特约审稿人 何泽禄)

【责任编辑:陈庆】
 

渝公网安备 50011402500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