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24日 星期四
社会

【诗路黔江】安得骚人同聚首 凌空一览众山低

2018年05月17日 09:29 来源:武陵都市报   有人参与评论

  波光荡漾与天齐,

  何异蓬莱瀛海兮。

  安得骚人同聚首,

  凌空一览众山低。

  ——温朝钟

    “波光荡漾与天齐,何异蓬莱瀛海兮”, 瀛海,即黔江境内小南海的原名。一百多年前的一天,就在波光荡漾的小南海畔,庚戌起义的领导者温朝钟在黔江这块土地上拉开了辛亥革命的序幕,实现了他“安得骚人同聚首,凌空一览众山低”的梦想……近日,“诗路黔江”采访组一行跟随诗人的足迹进行了采访。

小南海风光一角

    波光荡漾小南海

    “波光荡漾与天齐,何异蓬莱瀛海兮”这里是被誉为“深山明珠”的小南海景区。小南海,原名小瀛海,位于重庆黔江区境内,北距黔江城区24公里,面积约2.87平方公里。是一个融山、水、岛、峡等风光和地震遗址于一体的高山淡水堰塞湖泊景区,人称 “人间仙境”。其也是国内保存最完整的一处古地震遗址(黔江地震)。

    据清光绪版《黔江县志》记载:“清咸丰六年(1856)五月,地大震,后坝乡山崩,溪口遂被埋塞。厥后,盛夏雨水,溪涨不通,潴为大泽,延裹20余里。”

    记者站在小南海旁,碧波荡漾的湖水与湛蓝色的天空水天交融,这也正应了诗中“波光荡漾与天齐”描写的美景。海周秀峰环列,海口奇石林立,沿海溪水萦回,海内汊港纵横,岛上茂林修竹。扁舟渔影,红男绿女,穿梭于碧波之上;鸥鹭齐飞,鳞光荡漾,闪烁于海天之间。春夏秋冬,各有奇观;晨昏晴雨,幻化无穷。

    在小南海朝阳寺岛上,有温朝钟组建革命武装团体“铁血英雄会”会址。只可惜,建筑物早已损毁,只见地基荒草。

凤池山

    安得骚人同聚首

    “以铁与血来抵抗敌人,洗雪国耻”,这是温朝钟和他的“铁血英雄会”成员的革命宗旨,也正是在小南海境内的朝阳寺岛上,一群志同道合的热血志士,在这里“安得骚人同聚首”,一场即将拉开辛亥革命的序幕的起义,便在这里酝酿。

    据对温朝钟事迹较为了解的当地村民刘昌辉介绍,1910年12月底,同盟会会员温朝钟与王克明等200多名铁血英雄会义士以朝山为名,齐聚彭水县凤池山(今黔江白石、杉岭交界处)聚会,商讨起义事宜,不料消息走漏。温朝钟等当机立断,决定提前起义。1911年1月3日(庚戌年腊月初七)革命军誓师凤池山,公推温朝钟为义军总司令,发布反清檄文,剪除发辫,臂佩白布章,外衣前后粉书“国民军”三字,手持长矛、马刀、火枪、土炮等武器,举着“奉天承命,扫清灭洋”的大旗,向黔江县城挺进。

小南海风光

    凌空一览众山低

    “铁血英雄会”成员一路经八面山,佯攻县城西门,一路直取县城。义军长驱直入,一举攻占黔江县城。义军打开监狱释放被关押的群众,开仓放粮,走上街头,宣传革命,补充人员枪械。1月9日,义军撤至两会坝,进行整编扩充,更名为“铁血英雄革命军”。为了实现“攻打彭水,出涪陵,沿长江上重庆,与各地同盟会会师,向全川与外省扩展”的计划,义军在整训后,兵分两路再次攻打黔江县城。此时清军援兵已到。腊月十二日傍晚,温朝钟到达城郊,从上沙坝涉水过河时,突遭埋伏在万柳堤的协防军的猛烈射击。温朝钟一马当先,指挥义军奋勇还击。由于众寡悬殊,激战到三更,义军伤亡惨重,被迫退至湖北咸丰县破水坪,以图据险固守。然清廷征调的川鄂湘三省部队,接踵而至。腊月二十七日,义军再退驻飞龙寺,被追来的敌军团团围困。在这生死关头,有人建议温朝钟化装出逃,他毅然拒绝,说:“首其事者当其难,何逃焉?”次日拂晓,温朝钟从容地烧掉会友名册及文稿,挺立飞龙寺楼门前,面对敌军朗声道:“我就是温朝钟,一切皆我所为,不与他人相干,朝我开枪吧!”官军射杀温朝钟后,竟肢解了他的尸体,蜀军得头,鄂、湘军分其手足。温朝钟时年32岁。温朝钟视死如归、临危不惧的革命精神激励了将士们。

    1911年l1月13日,温朝钟余部攻克黔江县城,成立军政府,宣布独立,迎来了辛亥革命的胜利。温朝钟也用他的行动证明了他诗中“安得骚人同聚首,凌空一览众山低”的誓言。

  (记者 谭鹏 田丹 文/图 特约审稿人 何泽禄)

【责任编辑:陈庆】
 
武陵图片

渝公网安备 50011402500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