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24日 星期四
社会

【德馨乡贤】孝老敬亲辗转三区县 好家风传遍渝鄂两地

2018年05月17日 09:03 来源:武陵都市报   有人参与评论

    重庆市黔江区桥梁村与湖北省咸丰县大路坝村相邻,区位独特,呈犬牙交错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若不是当地土生土长的村民,很难分清哪儿是重庆、哪儿是湖北。可在现实生活中,边界上的群众和谐得跟一家人似的,根本没有湖北和重庆之分。

    在这独特的地方,还有一个当地人人夸的“好闺女”“好媳妇”——田维群,9年来,她不停地辗转重庆黔江、酉阳和湖北咸丰两省(市)的三个区县敬孝,左手照顾黔江娘家多病的父亲、肢体残疾的大伯,右手扶助酉阳同样残疾多病的公婆,弱肩担起咸丰智障小姨一家,把好家风传递到渝鄂两地的边界上,当地村民无不称赞!

田维群为大伯端饭

    近日,记者见到田维群时,她正在田间与咸丰的小姨李荷香一起锄草。

    孝老敬亲 辗转三个区县

    田维群在黔江区小南海镇桥梁村一组出生、长大。

    2004年,田维群在浙江打工期间,与家住酉阳自治县后坪乡高坪村村民崔德利相识相恋,于2006年结婚。

    2009年,田维群的母亲因病去世后,父亲田井元患严重颈椎病,站立不起。当时,妹妹才10岁,田维群回娘家将父亲送到医院后便留下来照顾,直到父亲手术后出院。

    “妹妹要上学,父亲还没有完全康复,饮食起居都要人照顾。我大伯小时候右脚摔成三级残疾,不能干重体力活;智障的小姨,是咸丰大路坝大田边小组人。姨父去世时,表弟不满10岁,母子俩都是我妈在照顾。” 田维群说,她忘不了母亲临终时对她说的一句话:“就是要把小姨一家照顾好!”

    三个家里的三方亲人都需要人照顾,田维群只好和丈夫商量,暂时搬回娘家住。

    “当初她选择回娘家照顾家人,我心里也想不开。最后想通了,照顾双方的父母、亲人不是她一个人要尽的义务,我也有义不容辞的责任。”崔德利说。

    婆家的父亲脊椎被摔断不能下地干活,婆婆多病。娘家、婆家,9年,田维群就这样往返敬孝。

    田维群每年种3亩油菜、3亩稻田、2亩玉米,喂养3头肥猪、2头黄牛、300尾鱼苗和20只土鸡,满足娘家、婆家的生活之需,崔德利在外打工维持这个大家庭的开支。

    田维群孝老之举,在当地传为佳话。2015年,田维群当选为桥梁村妇女主任兼村委会文书,201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田维群和小姨李荷香一起锄草

    跨省帮扶 帮小姨发展产业

    田维群人在娘家,就像一个磨心,不停地围绕着3个家庭转。她不仅要照顾好小姨的吃穿住行,每年还帮小姨种1亩油菜、1亩水稻,供表弟读书和家里的生产生活开支。

    “我表弟今年20岁,现在外打工,我让他在外面多挣点钱,把房子翻修一下,以后好娶媳妇,小姨在家里由我照顾。”田维群说,小姨今年56岁,做手上活还行,但必须要有人带着她一起做。

    “这么多年,李荷香吃住都是在田维群家,连穿衣服都是她买。”居住在附近的汪碧香老人说,田维群把她小姨当自己的母亲一样对待。

    李荷香虽然智障,平常也晓得体贴人,回到家里,看到田维群煮饭,她就赶紧帮忙洗菜、剥蒜、负责柴火等。

    “我们家反正是大家人,不多小姨和表弟,有我吃的就有他们吃的。”田维群说,她目前面临的任务,就是帮表弟成家。

    李荷香是大路坝村的低保户和建卡贫困户,当地政府为了帮李荷香脱贫越线,为李荷香的儿子王箫提供了外出就业机会。

    “今年单位安排我帮扶李荷香家,打听到她家情况后,我当时心都凉了,不晓得用什么办法来帮助她脱贫。在我来到李荷香家时,才知道她有个侄女一直在帮她,看到她家的田地种有油菜、水稻等作物时,我就放心了。”咸丰县人武部工作人员黄旭说,今年帮她发展1亩茶叶,等到秋收后,再给她家发展2亩白柚,争取3年后个人经济收入超过1万元。

    黄旭还告诉记者,目前王箫在广东务工的收入,加上李荷香在家的油菜和水稻收入,已达到脱贫越线目标。今后,只要加大对李荷香家产业上的帮扶和巩固,就能确保脱贫不返贫。

    和善积德 好家风和谐两地人

    “孝老敬亲、团结邻里、帮助别人、和善积德,这是祖辈传承下来的家风。”田维群父亲田井元说,好家风要一代代传下去。

    “维群勤劳、贤惠、能干、明理,她经常来我家问寒问暖。有时还把我喊到她家去耍,感觉就像自家闺女一样亲切!”居住在大田边小组的杨秀发老人,夸田维群不仅是田井元家的好闺女,还是边界上的“好闺女”。

    “田维群与边界上的群众相处融洽,在照顾娘家亲人的同时,还要负责做好村里的工作。她不仅关心村里的留守老人和儿童,还要关照边界上留守家庭,帮助他们春播、秋收和接送学生。”小南海镇公共文化服务中心的冉雪梅,是桥梁村的驻村干部。她说,村里有田维群这样的“大爱、大孝、敬业”的人,我的工作也轻松多了。

    为随时掌握桥梁村村民的信息,田维群还建了一个“微信群”。平常有上传下达的信息,田维群通过微信群传递给外面务工的村民。那些在外的村民,缴纳保险、合作医疗等也通过微信群转给田维琼。田维群还把平常走访村民家的情况,也通过微信拍照片传给他们。

    今年36岁的袁长远,是桥梁村一组村民,父亲87岁,妻子患有精神分裂症,每天行踪不定,导致袁长远不能外出务工。农闲时,袁长远在附近做些建筑零工活。没活干时,他就去山上找药草卖了补贴家用。走远了,袁长远就发信息给田维群,让她去家里看看老人。

    4月中旬的一天,田维群收到袁长远发来的短信后,赶到袁长远家院坝时就闻到一股焦糊味。原来袁长远的父亲在热完饭菜后,忘了关搁放在木桌上的电磁炉。田维群快步走进袁长远家的厨房,将电磁炉关掉。“那次要不是田文书去得及时,后果不堪设想。”袁长远说。

    大田边小组的田茂全老人,儿女长年在外务工,孙子在上学。他在家种有2亩水稻,每年插秧时,田维群都要主动去帮他。采访时,老人还透露一个信息,现在边界上的很多未婚男青年,把田维群作为找“好媳妇”的标准。

    “田维群的孝老敬亲、敬老爱小、乐于助人的美德和善举,是新乡贤的代表,影响着边界上年轻女性和很多家庭!”大田边小组组长王再六说,居住在边界上的村民,因此而和谐。

  (记者 李诗素 温金鸿 文∕图)

【责任编辑:陈庆】
 
武陵图片

渝公网安备 50011402500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