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7月16日 星期一
社会

【诗路黔江】石城除击柝 石门已无关

2018年04月17日 10:34 来源:武陵都市报   

  将晓

  石城除击柝,铁锁欲开关。

  鼓角悲荒塞,星河落曙山。

  巴人常小梗,蜀使动无还。

  垂老孤帆色,飘飘犯百蛮。

  ——唐·杜甫

    石鼓、石门、古石墙,就连水缸、擂钵等生活用具也均由石头打制而成——这,就是被誉为“万石之城”的古石城。一块块饱经沧桑的石头,或在墙头,或在地下,不宠不惊,已然千年。近日,“诗路黔江”采访组来到位于黔江区舟白街道的老石城,了解一段关于“万石之城”的千年过往。

乔贤超讲述石城往事

    石城依旧

    “石城除击柝,铁锁欲开关。鼓角悲荒塞,星河落曙山。巴人常小梗,蜀使动无还。垂老孤帆色,飘飘犯百蛮。”这是著名诗人杜甫《将晓》二首中的一首。由于时隔久远,对于杜甫诗中描写的“石城”是否就是舟白街道的石城,众说纷纭。

    花开依旧、江水奔流,一座昔日的古城沿江而建,这便是古石城。随着“吱呀”的开门声,一段关于古石城的千年过往,在时光中流淌。

    50岁的乔贤超,生在石城,也长在石城。小时候,他听长辈们讲石城的故事,如今,他又将这些故事分享给每一个想了解石城的人。

    乔贤超居住的老宅,叫乔家大院,200余年的八角天井,处处镌刻着岁月留下的印记。天井,是用毛条石砌成的;窗棂楼廊间,刻有精美而古朴的雕花……

    但乔贤超却说,他家的大院跟石城比起来,还算“新”。

    据乔贤超介绍,老石城只有南门,北边至小拱桥止。南门面对段溪河。以中间的街为界,背靠观音山,从南至北,依次是文昌阁、乾元宫、万寿宫、老县衙。文昌阁如今只留下一个空坝,乾元宫是小学,万寿宫只有一段老砖墙,现在的卫生服务中心是老县衙,此一线或是官家集中的办公地段。背靠阿蓬江的一面,是民居和商铺。

    对于古石城的过往,乔贤超如数家珍。南北朝时,北周疆域已扩张到乌江中上游地区。周武帝保定四年(564),涪陵“蛮帅”田思鹤“以地内附”,归顺北周政权,故于原枳县(今涪陵市)地置涪陵镇以安置之,属巴郡。原涪陵县地置奉州,治今彭水汉葭镇,辖今酉、秀、黔、彭四县全境。建德三年(574),废奉州而置黔州,州治今彭水县郁山镇。北周保定四年(564)在黔江地置庸州,治黔江县县坝乡。所以,石城,也叫县坝。

石城遗址

    边关依在

    “石城除击柝,铁锁欲开关”,诗中,“铁锁欲开关”的“关”又在哪里?乔贤超说,石城周边的关隘众多,但至今还能看到痕迹的,就他所知还有老鹰关。

    沿着一条用石头铺设而成的道路逐级而上,两旁是丛生的荆棘,脚下踩着的石板上,依然透露出经千百年经路人双脚摩擦留下的足迹。

    步行约30分钟,在道路一较为险要处,一个关隘呈现在眼前,这就是老鹰关。

石门斗

    老鹰关,顾名思义,仅能老鹰飞过,人若要过关,必须从关隘通过。但该关关门,仅能同时容纳约三人通过,老鹰关两旁,就是用石头垒成的城墙。除此之外,老鹰关曾经还设有门,在老鹰关内两侧,均分布有两个呈碗状大小的孔——门斗,用于安装石门。可想而知,在当时如不是经允许或持有通关公文,想要过关,那是不可能的。

八角天井

    边关之城

    石城为蛮境之边巴地第一城,即唐崖土司与酉阳土司所围。黔江周边土司遗址众多,如酉阳土司、石柱土司,湖北咸丰唐崖土司等。《尚书·禹贡》载,黔江属为梁州地域。《逸周书·王会篇》称濮为南方八国之一,故商初才以“濮”的名称载于史册。《山海经·海内经》载:“西南有巴国。太皞生咸鸟,咸鸟生乘厘,乘厘生后照,后照是始为巴人”,故周朝为巴(子)国属地。

    正因为如此,在历史的长河中,当中央政权进入黔江后,总是牢牢地掌控着这片神秘的土地。而石城,就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蛮境之边巴地第一城。

    如今,老鹰关只有关而无门。在这里俯瞰,阿蓬江如一条蓝带,边关之城掩藏在繁花之中;平视,黔恩高速的高架桥面关而建,视角的远方是新的生活。不过,《将晓》里的景致,总在历史的风中,向我们讲述遥远的故事。

  (记者 谭鹏 田丹 文/图 特约审稿人 何泽禄)

【责任编辑:陈庆】
 

渝公网安备 50011402500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