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4月23日 星期一
吊脚楼

2018年04月17日 10:25 来源:武陵都市报   有人参与评论

  ◆杨雪晴

    自从搬到这个鸟语花香的“豪宅”,就又开始入睡困难。

    头顶的灯一灭就无比清醒,反而开着灯还有些模糊的睡意。

    看着灯罩上的小窟窿,迷糊中回到10岁。

    那年深夜,姐妹三个在木屋里被敲门声惊醒,叔叔叫着大姐的名字,急促地喊:快起来快起来,你爸爸不行了。揉着惺忪的睡眼,我们深一脚浅一脚地赶到秀山县医院。

    雪白的墙、雪白的床、雪白的灯光,父亲躺在床上已经不能说话,蜡黄的脸上有泪在滑落。

    母亲已经说不出话来。病房里围了一圈的亲戚。

    我躲在母亲身后,静默而痴呆地不敢出声。

    那样窒息的场面。

    我懂事太晚。甚至对死亡都缺乏应有的敬畏。

    放学路上,方毅自豪地说:以后要找一个她爸爸那样的男朋友。那一瞬间,我方能明白我缺少很多。方能明白,死亡原来是永远。

    父亲走后好几年,睡觉一定要开灯,黑暗令我窒息,每晚母亲总会我在入睡后才把灯熄掉。

    成年后,睡觉一定要把窗帘留一点缝隙,让路灯或者晨曦可以透进来,半夜醒来看着那些微光才可以再次安然入睡。

    我以为我也一定要找一个父亲一样的丈夫,哪怕我对父亲印象模糊。只清晰地记得他宽大的怀抱与手掌,温暖而厚实。其余都已经模糊。

    只有找一个父亲,才可以将小女儿的撒娇发挥出来,才可以在那温暖、厚实的怀抱里安然入睡。

    却不料岁月剑拔弩张中,活成了刺猬。

    稍有不慎,刺伤他人,也刺伤自己。

    安全、泰然,成了滚滚红尘中的念想。

    此刻已是凌晨,有一些莫名的声音在安静的空气中来来去去。

    此刻,真想入睡,回到10岁,在飘渺的梦里问问父亲:子有疑难,子有不安,家父魂安在?

【责任编辑:陈庆】
 
武陵图片

渝公网安备 50011402500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