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2月18日 星期日
吊脚楼

斯水濯浊

2017年11月14日 10:12 来源:武陵都市报   有人参与评论

  谢爱冬

    人是很容易受到环境影响和感染的。所处环境变化,往往就会引起心境转换、带动情绪调整。时下流行“说走就走的旅行”,很大程度上说,正在于人们对这种环境变化所带来的精神放松、身心愉悦的向往。

    造化神奇、景致绝妙的名山胜水,令人赏心悦目、心旷神怡。沉醉其间,叫人自然而然地沉浸于天地之广大、生命之精彩的体悟中,情不自禁地投入到理想人生的设计、美好生活的追求上来。

    名山胜水之外,时时闯入视野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鲜花芳草,同样令人精神振奋、心情欢畅。“说走就走的旅行”,也因此不止于一个神秘而遥远的理想,不经意间已成一种俯拾即得的现实。

    譬如,我们很容易就能够亲近濯水。

    驶出高速公路出口,三五分钟即可深入濯水,的确堪称轻松、容易。轻易得到的东西,常常不为人们重视和珍惜,但其实并非不好。亲近濯水虽为容易,绝非意味着濯水就会很平淡、很乏味、很无趣。恰恰相反,濯水,这是一个颇富传奇的千年古镇,一处风光秀美的山水田园,一个令人流连忘返的特色景区!

    濯水位于阿蓬江畔,初名白鹤坝。千年之前,河滩上群鹤纷飞,蔚为壮观。后濯水正名为“濯”,可谓立意高远。犹指奔流西向的阿蓬江水,“清斯濯缨,浊斯濯足矣”,又蕴含濯涤尘俗、纯净心神深意。

    斯水濯浊!

    濯水地处武陵山腹地,宋、元以降,历为土司辖境。明初,濯水仍属酉阳土司治地,对岸即驻扎着黔江守御千户所驻军。边鄙的小镇,顿成土司势力与朝廷军队交接前沿,又自然发展为双方商旅往来、物资交流的重要集镇。酉阳土司一度欲望膨胀,不断向黔江边境侵削,黔江军民深受困扰。经上级官员巧为调解,黔江驻军、酉阳土司共同约定:勒山石刻成一块界址碑,双方各派一名勇士,从濯水出发向对方地界负碑前行,以石碑最后落地处确立为界。结果,土司派出的代表没能举起沉重的石碑,而黔江守御千户所驻军濯水对岸的百户将军谢昂,举起石碑往酉阳土司方向“前行数百步乃止”。酉阳土司慑于谢昂勇力,此后再不敢侵边犯界,边境遂得安宁。

    斯水濯浊!濯水,濯涤了酉阳土司对土地的觊觎、权力的僭越,促进了民族团结融合。濯水的历史故事,警人安份、知止。

    濯水街头,人们可以寻见的是刻“天理良心”四个大字这样一块石碑,人们誉为古镇之魂。石碑年代并不久远,碑体也并无奇处,留心细看,更见左上角曾经遭受人为破坏,修复印痕历历在目。石碑静立街头,其实很容易为人们忽略过去。直待人们着意寻找,细加品味,“天理良心”在人们心中掀起波澜,又尽皆为之深叹!顺应天理,但凭良心,可谓社会和谐稳定的基础、个人安身立命之根本。凝视石碑上四个遒劲的大字,人们愈更明悟,只要事事循天理,人人从良心,必当建成更美好的社会,迎来更幸福的生活。

    斯水濯浊!“天理良心”规范社会生活,引人向善,催人向上。

    濯水廊桥横跨阿蓬江两岸,其佳景天成的设计、古朴自然的风貌、精巧细致的工艺,引来各方艳羡,众口赞誉,正无愧“亚洲第一风雨廊桥”美名。走上廊桥四顾,古镇山环水绕,廊桥古风古韵,美景自然清新,观之令人忘俗。廊桥尽头,往前两公里即抵蒲花暗河。暗河隐于两岸青山之间,一湾蓝绿的溪水,如水晶般透亮。登船沿溪前行,有紧邻的三座天生石桥骤现眼前,叫人直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从天生石桥下仰望,三桥之间仅现两小块明亮的天空,恰似一双邃远的眼睛,透视着人们内心。再向前深入,小船驶入一片黑暗,顿觉周围的一切仿佛都静止下来,进入了一个新的世界。直到微微亮光迎来,这才重新回到现实生活。短短十来分钟的黑暗,没了耳畔种种纷扰,少了眼前诸般诱惑,令人心中愈加纯净、愈加空灵了。

    斯水濯浊!融入美景,平生几多对自然的敬畏、对文化的尊重。

    清清的阿蓬江,静静的濯水镇,就在这里等你。沉醉于濯水这份独具的深邃、宁静,说走就走的濯水古镇之旅,一定能够洗净思想浊念,荡涤心灵尘垢,忘却心中烦忧。

【责任编辑:陈庆】
 

渝公网安备 50011402500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