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9日 星期日
情感

奔跑的父亲

2017年09月13日 09:50 来源:武陵都市报   有人参与评论

  鲍海英

    那年,我从学校毕业后,很长一段时间,因为找不到一个稳定的工作,我经常唉声叹气。

    在又一次应聘单位拒绝我后,那天我无精打采走到家门口,看见父亲在庄稼地里,正挥舞着锄头,我突然想要转身,却被父亲叫住了。见我垂头丧气,他沉默半晌,叹了一口长气,说:“别急,晚上我带你去一个远房亲戚家坐一坐。”

    父亲说的一个远房亲戚,是一家小镇上的银行行长。说是远房亲戚,其实都不知道有了多少代的转折亲。所以,我家与这个行长家自然从来没有来往过。我知道,父亲带我去,就是去求人,看看能不能动用这个亲戚的关系,帮我谋一份好点的工作。

    父亲一生靠种地为生,老实巴交,从来没有求过人。那天下午,他去镇上银行,把我家的全部积蓄取了出来,买上了香烟和酒。那天晚上,我们趁着夜色,赶往这个10公里外的亲戚家。

    这是父亲第一次给人送礼,他明显有些紧张。特别是当我们来到这个亲戚家门口,准备敲门的时候,父亲紧张得满头大汗。

    我们在门外等了好久,终于敲开亲戚家的大门。亲戚开门看到的是老实巴交的父亲,愣了片刻,随后看到后面的我,这才勉强让我们进屋。当父亲支支吾吾,磨蹭了半天,这个亲戚才知道我们的来意。

    亲戚的脸上一直没有笑容。只是不停对父亲说,这个绝非易事,我帮不上这个忙。

    这个亲戚的话,像石子一样,敲击着我的心,本来萌生的希望,使我一下跌落到湖底。但父亲却是一直在微笑着,点头附和行长的每一句话,又低声下气地反复说:“求您多想想办法,您的大恩大德,我们会一辈子不忘。”

    低到尘埃里的父亲,突然让我有种逃出去的冲动,我甚至讨厌父亲,为了求人而不顾人格的自损。

    但我在父亲面前,不敢放肆,只能如坐针毡地坚持到最后一刻。就在我们准备告别的时候,行长很坚决地让父亲把东西带回去。可父亲假装拎着东西准备出门,就在他跨出门槛的那一瞬间,父亲迅速把东西朝屋内一丢,拉起我迅速冲出门外。等行长反应过来,我们早已冲出了楼下。此时,行长也提着东西,冲下了楼,父亲见状,拉着我的手,迅猛奔跑,那速度,像是刘翔在飞。

    奔跑中,突然,父亲的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重重摔在地上。可父亲似乎浑身充满了力量,刹那功夫,父亲旋即爬了起来,爬起来的父亲跑得更快,一会儿,我们便奔得无影无踪。等我们跑远了,父亲和我才喘着粗气,停了下来。父亲和我肩并肩,忍着伤痛,一瘸一拐地走着,他得意地笑道:“只要留下了东西,你找工作的事,肯定就有希望了。”

    父亲忍着摔痛的腿,还那么高兴。而我,转过身却泪流满面。

    父亲说的没错,一个月后,那个亲戚行长来到我家,说有一个效益不错的单位正好要人,我可以去那儿上班了。行长来我家的时候,把那烟酒,原封不动的退回给了父亲。

    行长临别时,悄悄对我说:“你要记住呀,你能找一个工作,不是因为我想要给你帮忙,而是你父亲那晚,他拼了命的奔跑。尤其是他摔倒后,忍着伤痛,还拼命奔跑,我从来没有见过有人,那样拼命地奔跑……”

    如今,我已经工作快20个年头了。很多的事情,已经忘记得一干二净,唯独那个晚上奔跑的父亲,让我觉得宛如昨日,历历在目。

【责任编辑:陈庆】
 
武陵图片

渝公网安备 50011402500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