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3月26日 星期日
社会

洞塘古盐道见证千年繁华

2017年03月21日 09:27 来源:武陵都市报   有0人参与评论

    “这条路不知走了多少年,我们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条路边。”3月15日,家住黔江区城西街道洞塘社区3组的向登碧告诉记者,从半坡到册山的这条山路,是千百年来的古盐道,至今人们还在行走,现在与过去有所不同的是,这条古盐道已被现代发达的交通切为多截,过去盐道周边的茅草屋已被现代建筑所代替。不过,古盐道的“残壁断垣”仍隐藏在崇山峻岭之中,它见证了当年的繁华和现代文明。

    今年67岁的向登碧祖祖辈辈都在板粟湾(半坡)生活,原来的古盐道就从他家屋边经过。他父亲在世时,经常给他讲解古盐道的故事。“听父亲说,解放前,这条路很热闹,每天都有百把人从我们屋边经过,都是些挑盐客。”向登碧说,虽然挑盐辛苦,但盐客们一路上却歌声嘹亮,好不开怀。

    向登碧介绍,过去彭水自治县郁山产盐,秀山、酉阳都是吃的郁山盐,挑盐客到郁山挑盐,黔江是必经之路。挑盐客从秀山和酉阳来,经过黔江的白岩沱、南家坪、分水岭、荞地、板粟湾(半坡)、鹅场坝、册山、梅子关、两会坝后,再到彭水郁山挑盐,回来时仍然经过黔江这几个地方,这条古盐道在黔江境内长达30余公里。

    “听父亲说,挑盐客对路边的住户很和气,过路时经常进屋讨杯水喝,时间长了也就成为朋友了。”向登碧说,他们祖祖辈辈待人热情,有一年中秋节,家里煮了新米饭,还炖了腊肉,有两个挑盐客老远闻到了香气,借口说进屋讨杯水唱,父亲看到他们很辛苦,便留他们在家饱餐了一顿新米饭,盐客离开时连连道谢。

    向登碧介绍,自从秀山、酉阳公路修通后,就再没有挑盐的人走这条路了。他6岁时就从半坡下山居住了,因为山上有土地,几十年来一直在行走这条路,队里很多农户山上都有土地,这条路也就成了村民的生产之路。过去的这条古盐道,虽然挑盐客不存在了,但发达的交通和现代建筑,仍然延续着当年的繁华。

    据历史料记载,当年楚国因受巴国制约,郁山盐成了黔中一带唯一食盐供应源。“东以济楚,西入夜郎,南入武陵”,食盐供给范围涉及到今天的渝鄂湘黔四省市周边地区。

    据《四川通志》记载,到北宋时,郁山镇的盐纳税银260贯378文,而且专供军需;与之相邻的后灶河纳税达到1308贯73文,可见产量不少。明代洪武年间纳税盐2268担,弘治年间年产盐7320担。清朝乾隆二十七年(公元1762年)产盐1万担。到嘉庆十七年(1811年)郁山盐井达到14眼,有产盐煎锅158口,灶户81户,盐税课银达456两,飞水井当时的课银为27两7钱4分。嘉庆二十年(公元1815年)产盐10万担。

    民国时期,建成歧井、怡兴两井,卤水日产量数千吨。抗日战争时期,年产盐5万担左右。解放后,先后打凿黄泥泉、田坝、新皮袋和郁山一、二深井,日产高浓度卤水2000立方米,古井全部废弃,产量一直保持在年产8万担以上。1981年郁山盐产量曾达到476吨,供给渝鄂湘黔38个县。1983年,郁山盐因含氟太高停产。

  (记者 刘良玉 文/图)

【责任编辑:陈庆】
 
武陵图片

渝公网安备 50011402500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