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3月30日 星期四
吊脚楼

故乡春雪

2017年03月17日 09:50 来源:武陵都市报   有0人参与评论

  黄玉才

    早春二月,万物从冬眠中醒来,刚抖落朵朵雪花,昨夜寒潮来袭,纷纷扬扬下起了春雪,瑞雪兆丰年,故乡下了一场罕见的春雪,积雪如玉,琼花飞舞,春花在春雪的洗润下,一尘不染,更加洁白无瑕。

    土家族民谚:“清明断雪,谷雨断霜”。罕见的鸡年春雪,一场接一场在春寒料峭的夜晚悄悄降临,给农人一个惊喜。2月22日起,故乡渝东南武陵山区石柱土家山寨高海拔地区下起了春雪,刚从春鸟啼鸣声中醒来的村庄,在春雪的装扮下,如诗如画,一番北国情趣。

    春雪洗润下的土家山寨,大地春回,鸟语花香,一片洁净,如一幅田园山水画卷,令人象在童话世界里神游。

    听说家乡下了春雪,我驱车经沪渝高速,在冷水镇下道,进入黄水国家森林公园景区,只见四周群山,雪龙翻滚。黄水镇,是黄连主产区,是“黄连之乡”的核心区域,产连历史悠久,已有300多年的人工种植历史。早春二月,黄连棚架上的朽木,长出嫩生生的鲜香菇,春雪覆盖着棕色的连棚,香菇在雪地里疯长。石柱母亲河——龙河,发源于大风堡林海,泉水在冰层下弹着悠悠古乐,叮咚地弹着琴弦,与春鸟合奏一曲动人的原野乐章。

    沿黄水镇万胜坝村太阳湖景区公路前行,只见万胜坝村4000多亩莼菜田,在春雪的雕刻下,变成一块块晶莹剔透的银色镜子,弯弯曲曲的田埂,象一轮轮弯弯新月,在雪光照射下,又象刚从水中打磨出来的一块块镜子。几千亩苑如明镜的莼田,象镶嵌在林海雪原的颗颗珍珠,徐徐展开一幅幅情景交融的雪原风情图,飘着泥土的芳香……山舞银蛇,琼花飞舞,随着一阵山风,田野响起春天挪歩的声音。青绿的农家菜园里,几只小鸡在雪地里觅食,几声犬吠,打破了雪野的寂静。万胜坝摩天坡、田湾、八角庙、莫家坳一带的农民,靠山吃山,靠水发财,纷纷办起“农家乐”,发展乡村旅游,钱袋子渐渐鼓了起来。特别是“黄水人家”乡村旅游合作社,200多家农民,每年靠吃乡村旅游饭,发家致富。

    天然屏障七曜山,象一条雪龙横卧在渝鄂边关,春花也作雪花飞,登上有“渝东第一峰”之称的黄水国家森公园大风堡主峰玉泉寺,海拔1934米,满山遍野,琼花玉树,银装素裹,怒放的春花,在林海雪原飘着淡淡的清香。春鸟啼鸣,啼落无数诗情画意。盛开的梅花、海棠、玉兰、桃花、李花,在雪原怒放。满山的春花,雪中红梅,在瑞雪中露出春天的笑脸,飘着淡淡的清香。寂静的雪原,在鸟语花香画图中,呈现万种风情。

    我的故居,位于全县最高山峰大风堡群峰脚下,是中益乡最偏远的贫困村。改革开放40余年,这里保持着原生态的自然美景,青山绿水掩映着一座座古朴典雅的土家吊脚楼,纯朴善良的山民,依旧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山地农耕生活。只见大风堡依天积雪,春雪掩映的土家吊脚楼、田园、村寨,象一幅恬静的田园画卷,群峰之巅,白雪皑皑,半山腰山花烂漫,山下梯田层层,农舍依稀,炊烟袅袅,呈现一山分四季,十里不同天的美丽图画。

    山花今春为谁开?今年这场春雪,与1998年母亲去世时那场春雪一样美丽,巧合的是,2017年与1998年的日历完全重合,当年也是二月飞雪,一年两春。我们翻越山垭口,沿着大风堡牛路口巴盐古道,走进故居黄家院子,房前屋后的桃花、李花、野梅、海棠,又迎春开放了,开得寂寞无主,一林风竹,飞雪敲竹,银笺飞动,在春雪的洗润下,更加挺拔翠绿。老屋门上那褪了色的大红春联、福字、门神、窗花,淡淡的墨香,还散发出昔日节日喜庆的余温,温馨的红,依旧让人倍感亲切。孤寂的山寨流水依旧,房屋四周杂草丛生,人去楼空。自从1998年1月31日,母亲踏雪西去,百年老屋房门紧锁,断了炊烟,花开花落,无人问津。青瓦老屋,无人居住,早已成危房,百孔千疮,梁柱倾斜,瓦檐垮塌,风残雨剥,杂草已蔓到了窗台下,显得更加破败。

    我久久伫立在老屋前,抚摸着发黄的木楼板,仿佛在拾读飘逝的沧桑岁月,眼前的景色,飘来无限惆怅:

    月寒昨夜吊楼东,满树琼花雪蒙蒙。

    庭院冷寂老屋静,方觉人去旧楼空!

    自古荣昌江夏黄,博学四海著文章。

    久看庭前飞乳燕,晴雪初映旧华堂。

【责任编辑:陈庆】
 
武陵图片

渝公网安备 50011402500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