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网站首页 > 文娱 > 正文
文娱

黄磊何炅开讲:好演员和主持人都不会100%忘我

2017年10月26日 15:27 来源:信息时报   有人参与评论

    用11年时间在一起演了500场《暗恋桃花源》的何炅与黄磊,生活中早已是无话不谈的老友。黄磊在乌镇张罗戏剧节,何炅当然友情支持,不仅来捧场看戏,还为“小镇对话”当嘉宾。昨天两人一场关于“表演中的自我”的对谈,不仅给学表演的新人带来很多启示,连门外汉也感觉干货满满:从主持中如何控制泪点、表演中的忘我,到生活中如何修炼自我……也许听完黄老师与何老师理论联系实际的表演课,你会更加理解表演这个东西是怎么一回事。

  

 

  

 

    舞台上“忘我”其实是一个瞬间

    对谈一开始,黄磊就抛出了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理论,表演中的两个“自我”同时存在:一个是作为角色创作者和监督者的演员本人;一个是演员表演角色时所化身的角色。

    何炅对此表示深有体会,“好的演员和主持人在舞台上都不会100%没有自我,完全忘我,那不是一件负责任的事情。”

    何炅说,还记得《暗恋桃花源》排练了三个月、就要首演了的时候,赖声川导演突然给了每个演员一个提示,要求大家从那天开始,忘掉自己在舞台上是谁,用自己的感观去听去感受,然后对舞台上的世界作出自己的反应。“那一次我感觉自己突然进入到一个全新的世界,发现了很多原来被我忽略掉的细节、感觉。然后我就问赖导,这么重要的提示,为什么现在才给我?赖导说,‘当你没有自我的时候,你没办法去听别人’。也就是说,只有当你把自己夯实了,你才有可能做到所谓的用另外一种角度更达观的看台上台下。”

    虽然毕业于北外阿拉伯语专业的何炅没有在课堂上学过一天的表演,但他坦言:“我为什么今天敢坐在这,可能就是这500场的《暗恋桃花源》给了我一个底气。”

    联系到主持的艺术,何炅觉得,“双重自我”的法则对于主持人也是适用的。何炅因为泪点低而被封为“何哭哭”,但他说,实际上,自己在舞台上主持时从未因忘我的哭而忘记了主持人的职责。“我在流下眼泪同时,不会说我不管了,先哭一会再说。总会有另一个我在提醒自己,哭到哪个点就应该收了,下面应该接什么词了。”

    现在自己主持《儿行千里》的节目,因为感人的情节太多,他会把故事先看过,让自己先哭一遍,这样才会了解在什么时候,该给嘉宾递纸巾。何炅觉得,这不是故意的设计,这就是主持当中的两个“自我”如何安放的问题。

    黄磊也表示,唱歌唱得好的人,一定是能听到自己歌声的人;演戏演得好的人,也一定是能看到自己在舞台上状态的人。他记得大学时他曾经演过一部舞台剧《红字》,在表演的过程中,有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在和女主角的对视中,进入了一种“忘我”,“但很快的在那之后,演出又进入了另一个层面。表演当中的忘我非常短,短到一个瞬间”。

    学会与“非创作中的我”相处

    演员在排练中和舞台上是处于“创作中的我”,在生活中则是“非创作中的我”,这两者有什么关系?

    在黄磊看来,后者为前者提供了很多养分和灵感,“今天早上我约了赖老师吃早餐,去到他家发现他把这事忘了,家里没人,我一个人在他房子的沙发上睡着了。半睡半醒的时候,我看到房子对面墙上的砖雕,迷迷糊糊想起了当年拍电视剧《似水年华》,剧里面的砖雕跟这个一模一样。”黄磊说,突然他觉得自己回到了15年前,有一天他也是拍戏拍到特别累,就在剧中人的床上睡着了。“我就在想,这15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低头看了看自己当年没有的肚腩——嗯,这15年中,非创作中的自我,变得更丰满,更充实了。创作中的我,一定会因为非创作中的我厚度的增加,而变得更有意思。”

    何炅就笑言:“用一句大俗话翻译不就是‘学做戏,先做人’?”何炅说,自己因为平时工作的日程排得好满,前段时间突然有两个工作推后了,一下子放空的他,都不知道该干嘛。“我不会玩游戏,也不太方便到外面乱溜达——毕竟红嘛(笑),怎么才能不虚度这段时间呀,我都快发狂了。后来突然发现,有很多方式可以跟‘非创作中的我’相处,比如看书、看电影,或者什么也不做,冷静地想想过去现在未来。”(记者 谢奕娟)

【责任编辑:陈庆】
 

渝公网安备 50011402500016号